恋爱中的问题,在童年就决定了。

恋爱中的问题,在童年就决定了。

童年

305阅读

孩子大概在初中的时候,就开始讨论自己的人生,将来做什么,其中包括做什么样的职业,也包括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叫做人格理想。

从埃里克森的理论中,看到这个年龄的孩子有一个需要,就是他需要尝试各种不同的角色,他这种尝试不同的角色,有利于最终找到自己。那么如果这个尝试过程,被强制中断的话,就会带来自我同一性的阻滞。

那么这个自我同一性的阻滞,会使得这个孩子的人格,发生一些不利的变化,比如他会变得更胆小,也就是说他会有更多的成见,比如说他更依赖父母、离不开父母等等。

我们在选择职业的时候,如果被过度的控制,比如按照父母的愿望来选择职业,这会直接导致我的问题,我到底有没有能力为自己做主,或者我有没有为自己做主的权利,我的人生到底是爸爸妈妈的,还是我自己的,我为谁活着?如果职业这样的重要事情,都是由爸爸妈妈做主的话,就相当于我是为,爸爸妈妈活着的。

青春期这段时间的一个认同,它实际上是人成长过程,当中的一项任务,我们可以说这项任务,什么时候完成了,或者说用什么标准来衡量,他有没有完成。就是说如果他完成了认同,就是他能够支配自己说明他完成了认同。如果他到这个时候仍然是,屈从父母的意见,仍然不能决定自己的未来和自己的当下,那么他的认同没有完成,就会带来人格当中的问题。

这是绝对的标准,如果我们把它换句话说,就是在青春期的时候,我们要获得最高的自我控制的权利,就是我怎么做应该由我自己做主,任何其他人,包括父母的意见都应该是第二位的,或者说只有参考价值,而最高决策权我应该收回,就是我来做主,而且我为这个已经做好了能力上的准备。

现在说说,10多岁的孩子恋爱的问题,也可能只有中国文化里面,才会发明早恋这个字。有人问我说:早恋的标准是什么?我说在我这儿没有早恋的标准这个词,而且有人说得更加高明,他们说恋爱的恋应该,改成练习的练,就是早点练习,如果一定要说几岁之前恋爱是早恋,就是过早的恋爱的那个恋字,我会说1岁。

因为1岁之前连自己走路都不会,恋爱实在是夸张了一点,至少你自己能够支配自己的脚,1岁之后的恋爱都是正常的年龄在恋爱。无所谓早恋,也就是说应该是从幼儿园就开始恋爱,在中国真的是有一件让人非常愤怒的事情,就是有很多男孩女孩,他们在15、6岁之前完全的被禁止跟异性打交道。

后来进了大学可以自由地跟异性打交道,但是他们已经永远地丧失了,学习跟异性打交道的最好的年龄。她们当着异性都不知道怎么说话,看着别人一个个的都有异性伙伴了,他们还在那里傻呆了,这个时候他们可能采取,非常激烈地报复父母的措施。

我看到过很多这样的例子,甚至有很多人完全没有跟异性打交道的,情况下就进入婚姻介绍所,他们见到异性的时候不知所措,脑袋一片空白。笼统地总结一下:大龄青年的婚姻问题,不是他们自己的问题,是他们要用这种状态保持对父母的忠诚,或者说他们是把父母亲的潜意识的愿望见诸行动,这个愿望就是你永远不要嫁人,永远不要娶妻,因为你永远是我们的孩子,而不是某一个人的妻子或者丈夫。

好像前所未有的状况,就是父母去替孩子找对象,父母在延续着继续跟孩子链接,就是你的所有东西都是我安排的,包括你身边睡什么人,跟你发生性关系的人都是我安排的,这实际上是潜意识层面的乱伦。

当我们看到父母亲,要为孩子去找对象,干涉孩子的婚姻,这个对象怎么样,经过他批准的时候,我们发现这场争夺的最后,是孩子失败了,一个孩子当他出生的时候,他即便是没有能力,他有一个幻想当中的或者全能感,或者是自大感,他觉得他能够掌控自己的生存。

但是这个文化是压抑的,压抑这个文化是家长式的,他必须服从谁,你们现在的问题就是这种文化一直延续到现在,使得我们独生子女这样一代人,他们到了这个时期都无法顺利和健康的完成这个认同任务,就造成了现在大龄青年的婚姻问题。

到三十几岁了,他们的生活仍然是不正常的,然后我们又会发现中国婚姻中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离婚率迅速提高,好像跟你刚刚说的这些是有关系的,就因为不是他们自己找的这样的一种生活,不是他们自己要的这个生活,所以他们会破坏这个生活或者说不适应这种生活。


打开情说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