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红连咨询师

荆红连

心理咨询 | 黑龙江省 | 大庆市
altText
5.0
婚恋情感
亲子教育
人际职场
情绪压力
你来了,我刚好在,完成一场邂逅。
持证
6
服务
0
咨询
0
小时
相册
方案
倾听陪伴
¥
114
/次(60分钟)1次起 通话咨询
预约
关系调整
¥
102
/次(60分钟)5次起 通话咨询
预约
个人成长
¥
102
/次(60分钟)5次起 通话咨询
预约
简介
简介

【个人介绍】

荆红连,国家二级三级心理咨询师

【受训经历】

2014年取得了国家心理咨询师证书(三级)

2016年取得了国家心理咨询师证书(二级)

2016年取得了国家婚姻家庭咨询师(二级)

先后学习过催眠技术、沙盘技术。

参加过苏晓波老师的多个心理工作坊学习

参加精神分析动力取向成长团体学习两年

【擅长问题】

婚姻家庭   调整家庭成员的关系

个人成长   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

人际关系   了解关系互动的模式

情绪心境   疏通个人情绪的困扰

 

擅长从精神分析的视角与来访者进行工作 

【工作人群】

有心理困扰的成年人,青少年 

【咨询风格】

亲切温和,深度共情 

 

【对来访者的一段话】

每个人的成长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成长的岁月里留下的情结需要去修复。在你精神上倍感压力,疲惫不堪,孤独无助,需要支撑的时候,一定要寻求帮助,我可以与你携手走一程,陪你走出泥泞,更好前行!

资质认证
资质认证
心理咨询师
擅长领域
擅长领域
婚恋情感、 亲子教育、 人际职场、 情绪压力
TA回答了问题
A 习惯之链的力量很弱,因而我们往往感觉不到,但当我们感觉到时,它已是牢不可摧。
A 当我们的动力处于低谷时,没有得到满足的欲望会占据上风,有意识、有思维的自我便会来插一脚。这种意识是很肤浅的,它会让我们很容易就找到放弃的理由。找借口也是一门本领,有意识的思维尤其擅长此道。你可以为吃下昨晚的比萨(因为没吃午餐)或今天不去健身房(因为膝盖受伤了)找到冠冕堂皇的借口。这门本领最终会让我们放弃同自我和环境对抗。于是,我们又回到了原点。
A 其实早在生命开始的阶段,我们就开始发展出对自己和世界的观念了。尽管我们中的大部分人在18个月到24个月之间才学会说话,但是在长到24个月之前,我们就已经学到了大量的东西。我们的父母也许会通过言语与我们沟通,但是我们却通过他们的触摸和语气、他们的手和声音来理解他们传达的信息。
A 作为成年人的我们会延续在童年时期学会的应对方式。那些在早年被看作威胁的事物将会促使成年的我们对它采取相同的反应方式。不同的情境会对不同的人形成威胁,并引发不同的应对行为。 孩子们会根据父母如何对待他们来发展自己的无助感。成年人常常以为如果婴儿不会说话,他们也就不能看、听或思考。其实婴儿在能够开口说话之前就已经学会了很多关于人类的知识。他们同样也了解了自己在生命发展过程中所处的位置。紧挨着成年人站好,并向前直视,孩子们最先看到的是长辈的膝盖。随着不断长高,视线渐渐上移。在这一阶段的大部分时间里,孩子们必须仰视才能看到父母的脸庞。这进一步强化了反映在支配—服从模式当中低人一等的地位。
A 当夫妻双方发现无法在对方身上实现自己的愿望时,孩子常常成为他们实现愿望的下一个目标,我们也许会将自己的配偶和孩子当作另一块试验田,尝试完善我们并不完美的生活。 通常,我们会否认自己的梦想,但却期待我们的孩子能够代替我们去完成这些梦想。就这样,我们的愿望构成了我们的孩子如何感知和应对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也正是通过这样一种投射的方式,生活得以自我完善。 作为抚育者,父母同时也会教给孩子行为的准则。在基本三角关系里,孩子们将学到有关安全、他们的身体、他们可爱的地方以及爱的能力等家庭规则。家长们会期望,并且常常念叨他们的孩子应该成为怎样的人,以及如何成为这样的人,并在对某些行为表现出赞同的同时对另外一些行为予以惩罚。在这种由三个人构成的学习情境中,孩子获得了自己的身份。而他们的自我价值感和独特本质,则是在更早的时候发展起来的。
A 我们的父母会将他们关于这个世界的知识传授给我们,肯定和否定围绕在我们周围数以千计的事件中的一些事件。正是从这里开始,我们了解到可以期望从别人那里得到什么,怎样与别人打交道,可以预期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以及人们对我们又抱有哪些期待。我们很快发展出了对周围环境的某种掌控能力,使得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安全和舒适。 就这样,当我们感觉脆弱时,我们发展了一些应对办法。我们如何学习应对,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那两个激活我们并成为我们父母的人。
A 由第一代的创伤受害者,传递给第二代甚或更远世代的创伤,被称为代际创伤。而创伤由一个世代向另一个世代传递的过程,被称为创伤的代际传承。 创伤事件不仅会对亲身经历的当事人产生深远的影响,而且会以潜移默化的方式影响当事人的后代。对完全没有经历过这些事件,甚至对这些事件根本一无所知的后人的命运,也会产生深远的、破坏性的影响。它以强迫性重复的方式,使这些创伤的命运模式一代一代的重演和轮回,活在当下就如同活在过去。 所以从精神分析的角度来看,我们的痛苦不属于我们自己,而是来自家族。我们脆弱而敏感的情绪,或是杂乱无章的生活,都是有迹可循的。
A 用外在的挑战来抵消内在恐惧的行为,心理学上称之为“逆恐行为”。挑战极限运动的人不一定是勇敢的人,恰恰可能是内心充满死亡恐惧的人。有一位登山者这样描述自己登山的目的:通过外在的勇敢来战胜心中压抑的恐惧,外在的“极限”,就是为了平衡内心的“极限”。
A 当以顺应和服从为标准来判断我们自己时,我们常常会感到焦虑。我们也许会认为自己根本无法做出任何正确的事情。然而,我们当中的很多人却花费了巨大的能量来改正那些“错误”。而在一些极端的情况中,当人们被迫去做一些事情并变成其他样子时,他们也许会彻底放弃,并陷入抑郁。 当接受了我们的价值来自外部自我这一观点之后,我们将试图在长时间内保持顺从,并希望通过自己的服从来获得别人的接纳。但我们却经常感觉糟糕,忽视并贬低我们自己的感受,并逐渐丧失我们对自身的认同。我们将自己与其他人进行比较,然后说:“如果我可以像×××一样就好了。”
A 家对于其成员施展的多面影响,可归纳为如下几点:(一)提供保护;(二)提供安慰、鼓励;(三)提供教导;(四)提出要求或限制。 以上四点又可进一步分为两大类,第一大类是家庭和成员分别扮演提供者和接受者的角色;第二大类是家庭扮演要求者而成员扮演提供者的角色。如果,成员和家庭间的“提供者—接受者”互补角色是和谐的,家庭则安乐,成员则适应良好;倘若是不和谐的,成员间容易产生适应不良反应,而家中的乱象则不断。 在下述几种条件下,家庭与成员的关系会变为和谐或不和谐: (一)一般情形是,成员尚幼时,家庭与成员主要分别扮演提供者和接受者的角色,而成员和家庭的关系会在和谐的气氛里顺利运作。 (二)当然,无可避免地,也有少数情况是较特别的,即父母由于本身的健康、心理、社会等问题缠身,无法可圈可点地达成父母的任务,提供给子女保护、安慰、鼓励、教导等。换言之,他们不能为子女提供一个健康的心理环境,此时家庭与子女的关系则不和谐。 (三)家庭里的年幼成员由于能力还未充分发展,处处尚显得无知、无能、无助,一旦遇到现实难题则不知所措,而唯一能做的便是盼望父母能及时伸出援手,给他安慰鼓励,以及意见上、技术上、经济上的具体协助;此时,家长若能让子女如愿以偿,则子女与家庭的关系可保持和谐,子女可以安然地应对挫折。 (四)当子女适应有困难时,如果父母或因不知子女之需要,或因本身也处在极大的心理、社会压力下,伸不出援助之手,而任凭子女自力处理适应上的困难,则家庭与成员的关系会处于不和谐的状态,成员就很难安然应对挫折,而挫折就会变为危机,不是转机,更不是契机。 (五)年幼的家庭成员虽然很需要保护及关爱,但这种需要的强度并不是永远不变,而会依他们的成长逐渐变化;原有的需求可能会消失无踪或减弱,原来没有的需求可能会出现,而且变强大,而以前微弱不显眼的需求可能会变得非立刻得到满足不可。因此,父母最好经常注意子女成员的需求或能力的改变,随着改变调整自己提供的保护、关爱、教导与限制,不然本来已建立好的双边和谐关系,可能会在不知不觉间松动,甚至腐蚀,而变得相当不和谐,终于引发家庭与成员间的互相攻击与伤害。
动态
匿名
最近看到一个话题,大学生女大学生毕业之后坐在家里做全职,太太这是,我觉得这是资源的浪费。 最近看到身边的同学,或者是学妹在家里做全职太太一直没有上班,觉...全文

15
21
匿名
你好,我好像不爱自己的另一半,很多地方都看不惯他,而且说不到一起,看到他就头疼,很久不消散,孩子快4岁了,我很痛苦,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感情那些事
18
29
匿名
为什么和自己各方面差不多的人在一起才不觉得孤独,和自己相差很多的人在一起就依然觉得很孤独?

16
15
打开情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