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的不是天生拥有什么, 而是如何活用拥有的东西。

唐瑞霞
2年前

重要的不是天生拥有什么, 而是如何活用拥有的东西。 一切取决于自己! 早上好呀——2018.11.12

2温暖
4回答
梁爽
温暖了
评论

您好唐老师暖暖的一天

心外无世界!

做自己的主人

相关回答
彭充

被爱的秘密(四) 有的人在婚姻关系中放不下自尊,所有事都要对方主动、低头、认输、服软、道歉。 这样的人也不是不可以,在电视剧《完美关系》中,斯黛拉和吃软饭的老公就是如此:斯黛拉是个女强人,家里凡事都需要老公的道歉,而且老公就很伺候他。即使老公是暂时的、忍着这么做,他也在做了。因为斯黛拉不仅让这个老公住豪宅,还是老公公司的大客户,这让老公在单位、在社会都被人尊重。这个老公就因为斯黛拉的付出,获得了自尊。 有的绿茶特别嗲、撒娇、示弱,鉴婊大师们都觉得这种人很假、很虚、很做作,不喜欢。但很多男性会吃绿茶这一套,原因很简单:这些男性通过绿茶们的示弱,直接获得了自尊的满足,所以愿意对绿茶好。 我们有时候会去爱一些不相关的陌生人,甚至陌生小动物。因为这些陌生人很可怜、很可爱、很纯洁,我们去爱的时候就会感觉到自己很棒,也获得了自尊。 气人吧。可是对你来说,如果你既不能给对方面子,又不能给他钱,也不能让他感觉自己很棒,那他此刻为什么要对你好呢?因为你会气人吗? 其实我们愿意在工作中为工作付出,也是基于这些自尊的动力:获得了钱等资源,得到了社会自尊,愿意委屈自己付出;老板欣赏我,我觉得他是伯乐,愿意为他做事;我喜欢这个工作,做的过程我感觉到了自己很棒。

王浩(辽宁)

为什么要做心理咨询? 一、看到一个故事: 有一个很痛苦的人上山林问智者。 问:我小的时候偷过别人的东西 答:我也是 问:我曾经在暗地戏弄过邻居 答:我也是 问:我犯了大错,伤了人 答:我也是 ……听完,这个人吹着口哨下山了。     我暂且把智者想象为佛陀。这个故事可以有三个角度去思考:一个是从来访者的角度,可以探讨的有:要求完美心态的角度、阿德勒的“事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事情赋予的意义”、成长型思维角度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有对环境适应的能力,能力是成长而非固定的,我们可以通过努力来发展自己的能力,接纳真实的自己才能去更好的面对真实的世界。二是从关系的角度,可以探讨的是社会的或者重要家人的理解、接纳、支持,我想谈的是第三个角度即从来访者咨询的角度来思考这个故事。 上面的故事是一个相对简单的心里咨询或者说咨询次数较少的咨询,涉及到一个人自己的思维和想法时,咨询是如何帮助来访者的,由于咨询所产生的异于其它形式的聊天、谈心的效果,心里咨询有着自己独特的助人的魅力,心理咨询中的一些基本原则和技术让来访者有深深的自我觉察和思考,让其接纳自己并顿悟生命的过往体验。 (一)安全保密:佛陀是不问世事,修身养性的。 (二)佛释门中、有求必应:佛陀是一个容器,能抱持住来访者的任何情绪和行为。 (三)中立不评判、节制:没有指责和抱怨。 (四)专业性的信任产生的良好的咨访关系:来访者信任佛陀,让它愿意追随佛陀的教导。 (五)自我暴露:在良好的咨访关系的基础上的自我暴露,给来访者良好的示范。 二、我们知道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很多来访者的困扰也是围绕着自己和生命中的重要他人的关系而展开的,正如客体关系理论所说的,一切心理问题,都是关系的问题。从关系的视角看待来访者的求助动机和行为,来访者改变需要借助咨询师的力量。 (一)改变需要自己和重要他人同时改变,这困难重重。 一个认知行为学派的朋友,他的自我觉察能力很好,从分析自己的原生家庭到如何面对工作和生活,很多的观点让我有很多的受益,对于这样一个良好的有优秀咨询师潜力和能力的人来说,他也是经常有困惑的,这些困惑都是源于自己改变后的遇到的冲突,一边欣喜自己的觉察和行动,一边又会遇到重要他人的不理解,不支持,甚至反对。他希望别人能理解他,认同他,给出意见和建议,从情感和理性的角度给与其支持。我在想对于普通人来说更是这样,他们可能自我觉察能力很低,只是有现阶段不如意的想法却又困惑于当下的状态不能自拔,改变对于一个人是新的体验,特别是内心或者行动上从来没有过的改变,无论这个改变多么美好,因为它是你未曾经历过的、体验过的,它就会在你心中有疑虑,改变到底好不好、应不应该改变,改变的过程中又会遇到自己对自己认知和能力的不确信或者认知偏差的阻碍(很多的改变涉及到应该思维和绝对化思维),遇到重要他人有可能因为自己本身的受益或者思想上的固执不想改变,那改变就变得异常艰难,改变存在双重的障碍。 (二)来访者改变之前,需要处理好自己的脆弱,承认自己的痛苦,否则改变就不会发生。 来访者有时候也想改变,特别是痛苦的时候,有时候他们仅靠自身的能力很难有所改变,他们只是靠时间来当成改变的解药,麻痹自己的感觉,她们或者防御或者阻抗,比如压抑或者合理化了现实。斯托克·派克在《少有人走的路》提到:规避问题和逃避痛苦的趋向,是人类心理疾病的根源,人们有时候不敢正视这些问题和痛苦,其实可能在回避一个问题,我很脆弱,我不够强大,承认自己脆弱让我们很痛苦,有一种耻辱感,我们不愿意痛苦,也不想有耻辱的感觉,所以对于脆弱,很多人选择麻痹脆弱,不去感知它,当我们麻痹那些消极的情感,我们也麻痹了欢乐,麻痹了感恩,麻痹了幸福。然后我们会变得痛不欲生,我们继而寻找生命的意义……危险的循环就这样这形成了。其实我们知道人类生来就是脆弱的,但潜意识里又不承认自己脆弱,想想我们自己,刚出生时,需要家人的全身心的呵护,成人了需要爱人的陪伴与安慰,年老了需要孩子的悉心照料,我们必须承认我们是脆弱的,我们要有勇气承认自己不完美,那些具有同情心的人,先是对自己的,再是对他人的,因为事实是,我们如果不能善待自己,我们也无法善待他人,有了承认自己的脆弱的勇气后,才能敢于面对改变的发生,敢于面对改变道路上的荆棘满布,而这些改变需要有人去理解、去共鸣、去支持,咨询师的角色会让来访者发展出合乎自己价值观的力量来,陪同来访者一步一步坚实的走下去,并最终收获改变后的喜悦。 咨询师相对于来访者,就如同督导相对于咨询师,咨询师本身在没有经历过来访者的经历、体验,就会在咨询中感到困惑或者停滞,这时候就需要从督导那里获得情感上和理性上的支持,因为督导曾经经历咨询师一样的体验,也咨询过同样的个案,在督导身上,咨询师会得到支持,脆弱得以承认并产生解决问题的能量,进而继续进行个案咨询,帮助来访者和自己成长。 来访者生活中重要的关系冲突主要是两个人的关系居多:比如亲子关系、夫妻关系、赡养关系等。我们可以按照获益和损失(受到伤害)两个因素形成四个象限来定义冲突的具体类型:A获益—B损失、A损失—B获益、A损失—B损失、A获益—B获益。获益人会由于获益的趋利,不愿意或者根本不想改变,损失的想改变而自己又处于弱势时,也不能推动改变;两个同时损失的,可能不会意识到双方都为损失而无从改变(矛盾始终未解决,但都坚持己见,认为自己是对的,对方应该改变),或者想改变但力量不知怎么用,用到什么地方,习惯于在角落里哭泣;两个获益的人都知道应该改变,但缺乏责任感和行动力(夫妻二人完全依靠父母来解决日常的经济来源),而停留在原地。这些改变需要来访者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或者脆弱,之后有求助的动机找到咨询师,咨询师可以从咨询层面在情感和理性上给予回应。 三、熵死:让咨询师的责任更大。 鲁道夫·克劳修斯发现热力学第二定律时,定义了熵。自然社会任何时候都是高温自动向低温转移的。在一个封闭系统最终会达到热平衡,没有了温差,再不能作功。这个过程叫熵增,最后状态就是熵死,也称热寂。一个孤立系统的熵达到极大值,系统达到最无序的平衡态。熵的社会学意义即:熵就是无序的混乱程度,熵増就是世界上一切事物发展的自然倾向,都是从井然有序走向混乱无序,最终灭亡。怎么面对灭亡,就是建立耗散结构,耗散结构就是一个远离平衡的开放系统,通过不断与外界进行物质和能量交换,在耗散过程中产生负熵流,从原来的无序状态转变为有序状态,事物重新恢复活力与生机。 对于来访者来说,如果自我封闭,不与社会接触,心理疾病就会越来越严重,自我内心状态就会越来越混乱,自己的所有能量都消耗在自我肯定与否定上,就没有能量对外产生关系和接触,如果一个人把生活封闭在一个真空当中,不去接触现实,那么就会失去了从现实中生活中疗愈的机会,最后变成一个对社会无意的封闭个体,这趋近于精神上的幻灭。比如来访者自我封闭的状态:抑郁症状、自言自语的精神障碍患者,他们不与现实连接,永远活在自己的思维和想法中,就不会得到心里的疗愈,而对于咨询师的我们就要从情绪和感受上同理来访者,建立良好的关系,进一步去进入他的内心世界,让他的内心世界开放,与外界进行正常的交流,做出合乎社会要求的行为,成为具有自我成长能力的人。 理解是在以一种双重的方式丰富自己。罗杰斯说:“当我与那些陷入痛苦的来访者一起工作时,我进入并努力去理解他们的稀奇古怪的世界,去理解并认识那种感到生活过于悲惨而无法忍受的态度,理解那种感觉自己卑微无用——每一种理 解都以某种方式丰富了我自己”。咨询师的内心的丰富带来了价值观的多元化和更深的理解共情的能力,这无疑增加了咨询师与来访者的关系,提升咨询的能力,更好的促进来访者改变。     在行动上,我们要改变世界,可是在思维上,我们要让世界改变我们。不是变得简单,而是变得深刻而复杂,丰富的思维让我们发展更好的同时,带给更多人支持、鼓励和成长。

你来说说自己想法吧
情说App
与你相伴成长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