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任何一个经受过心理学洗礼的咨询师或来访者,都在某种

彭充

我相信任何一个经受过心理学洗礼的咨询师或来访者,都在某种程度上厌恶咨询师对自己的行为和心理状况作出的鲁莽解释,哪怕这种解释完全合理。 这种厌恶并不是基于解释本身,而是一种被迫屈服的理论霸权。是对咨询师剥夺了来访者自我说明和申辩权力的本能抵触。然而来访者又期待咨询师做出解释,这是因为他们渴望对自己有更深刻的洞察。 二者看似矛盾,实则不然。来访者寻求自我洞察之前,首先寻求的是一个与咨询师同行的过程。来访者能接受一种解释的前提,是他首先感觉到自己是被理解的。是期望咨询师在一个自我陈述的过程里,始终跟随,贴近,疑惑直到了然的慎重。 在这一过程里,咨询师也一定会发现超出理论描述的盲区,那些超出的部分若不得到尊重,就会被概念抹杀,抹杀掉的是来访者真实的,最需要被分享和镜映的主体性。 这会让关系锁定在一个已经有了结论,却不能更深入的危险层面。 正因如此,理论学习和概念运用应当秉着是否能有效促咨询目标的务实态度,而非视其为真理。同时也不可陷入绝对的怀疑论,丢弃一切理论工具。 一个成熟的咨询师,理论对它而言最终不是一个操作手册,而是一种互动中的敏感,一种可以快速识别的迅捷,一种未知却不无知的沉潜。

2温暖
0回答
刘云清
温暖了
相关回答
刘菲

在充沛&正常的爱里长大的孩子和在匮乏/畸形的爱里长大的孩子有哪些不同? 阿德勒说,幸运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 所谓幸运,大致是这个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父母一直给予他/她的是充沛的&无条件的爱、踏实的安全感以及尊重。这与金钱无关、与陪伴的时间长度无关、与上了多好的学校无关。这样幸运的孩子在长大的过程中一直被爱滋养着,他/她感受到的是安全、是尊重,同时他/她也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中学习如何被爱和爱人。那么大概率这个孩子长大后也能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成年人”。他/她心中也会住着一个“小孩儿”,不过这个小孩儿是快乐的、幸福的、能量满满的。当这个“幸运的成年人”在社会上遇到困难压力的时候也会感觉沮丧,他内在的小孩儿会像小时候父母对待自己那样,陪伴他、鼓励他,用自己的能量滋养他。这个幸运儿会更短的时间从沮丧的情绪中走出来,把压力和困难作为自己的一个挑战,调动自己更多的资源去面对挑战。每次成功战胜一个挑战,信心和能量就又累计一份。所以这个成年人就会越来越充满信心和能量满满。而当他寻找伴侣的时候,也是会去寻找一个同样能量满满的的人,互相滋养共同成长。 所谓不幸,大致是这个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父母虽然可能也认为自己是爱孩子的,但对孩子的爱往往是有条件的。潜在的语言往往是:你听我的,我就爱你,要不我就不爱你了;你做……,我就爱你,要不我就不爱你了;你考出什么成绩,我就爱你,要不我就不爱你了……在有条件的爱里长大的孩子,常常会感觉到不安、害怕,潜意识里会觉得父母其实不爱我,我不值得父母爱我,如果我不听他们的话或如果我不够优秀,他们会离开我。在匮乏/畸形的爱里长大的孩子,内在住的那个“小孩儿”,会生活在某个或某几个创伤阶段,可能在那儿哭泣、在那儿恐惧、在那儿愤怒……当这个“不幸的成年人”在社会上遇到困难压力的时候会感到非常沮丧,这个情境触发了自己内在的“小孩儿”,一下子他就回到了创伤的孩童时期,哭泣、恐惧、愤怒…这时身边的人看他/她会不理解,同样的情境为什么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别人的不理解,会加剧他的负面情绪,会更加愤怒、恐惧、悲伤……而当他寻找伴侣的时候,也总会寻找一个似乎能理解自己的人寻求理解和安慰,或者寻找一个很像自己内在小孩儿的那个人来试图通过改变对方来治愈“自己”。而这个期望本身就是不现实的,对方往往也是一个不幸的孩子,在被改变时其实也在试图改变着对方,火山就爆发!争执、吵闹、冷暴力一一出现。而情感中的双方在这个过程中会感觉到更加沮丧、愤怒,愈发悲哀、愤怒自己的不幸,从而引发或藏起来或暴力回击的行动。 愿我们每个人和我们的孩子们都能在充沛的爱中长大,成为一个会爱、被爱、独立、幸运的人

米会军

分裂情感性障碍 一、概述 分裂情感性障碍是指分裂症状和情感症状同时存在又同样突出,常有反复发作的精神疾病。分裂性症状为幻觉、妄想及思维障碍等精神病性症状,情感症状为躁狂发作或抑郁发作症状。 二、病因、病理及发病机制 分裂情感性障碍的病因、病理及发病机制目前尚不明确。 三、临床特征与评估 (一)临床特征 患者有显著的精神分裂症的症状(例如妄想、幻觉、思维形式障碍、被影响体验、被动体验、被控制体验),同时伴有典型的心境发作症状,如抑郁发作(抑郁心境、兴趣缺乏、精力减退等)、躁狂发作(心境高涨、言语增多、躯体和思维活动速度增快等)或混合发作。在疾病同一次发作中,患者的精神分裂症症状和情感性症状在临床上都很突出,难分主次。明显而确定的精神分裂症症状和情感性症状同时出现或只差几天。 分裂情感性障碍反复发作的患者,尤其是具有典型躁狂发作而非抑郁发作者,通常急性起病,症状鲜明,虽然常伴有广泛的行为紊乱,但一般在数周内即可完全缓解,仅极少数发展为慢性残余症状状态。 分裂情感性障碍,具有典型抑郁发作者,症状表现通常不如躁狂发作鲜明,但持续时间一般较长;预后较差。大部分患者可完全缓解,少数患者逐渐演变成精神分裂症性残余状态。 (二)评估 分裂情感性障碍目前尚无特异性辅助实验室检查,主要根据病史、临床表现进行评估。评估的目的在于明确分裂情感性障碍的相关症状、严重程度及风险,为诊断和制订治疗干预方案提供依据。具体评估方法参见本规范精神分裂症(本章第一节)、双相障碍(第四章)和抑郁障碍(第五章)的评估。 四、诊断及鉴别诊断 (一)诊断要点 当患者满足在疾病的同一次发作中明显而确定的分裂性症状和情感性症状同时出现或只差几天(故该发作既不符合精神分裂症亦不符合抑郁或躁狂发作的标准)时,方可做出分裂情感性障碍的诊断。患者可出现社会功能严重受损、自知力不全或缺乏。 (二)鉴别诊断 诊断分裂情感性障碍需要鉴别的疾病包括:器质性精神障碍、精神活性物质或非成瘾物质所致精神障碍、偏执性精神障碍、心境障碍、精神分裂症等。 1.器质性精神障碍 患者可出现精神病性症状,也可出现抑郁/躁狂等情感性症状,但这些症状继发于脑器质性疾病或躯体疾病,详细的病史采集、体格检查和实验室检查有助于疾病的鉴别。 2.精神活性物质或非成瘾性物质所致精神障碍 患者可出现幻觉、妄想等症状,也可出现情感性症状,但症状的发生与精神活性物质或非成瘾物质(如酒精、药物等)的使用密切相关,详细的病史采集、体格检查、实验室检查可有助于鉴别诊断。 3.偏执性精神障碍 患者的精神病性症状通常为系统妄想,妄想的内容常有一定的现实基础。而分裂情感性精神障碍的分裂症症状常伴有其他特征性症状,如持续的幻觉、思维紊乱、怪异行为等,并在疾病的同一次发作中有显著的抑郁或躁狂或混合等情感症状。 4.精神分裂症 患者思维障碍是最本质的症状,情感活动主要表现为情感迟钝或平淡。部分精神分裂症患者发病期有情绪易激惹或狂躁表现,起病初期或缓解期可出现情绪低落等情感症状,但其不是主要临床相。 5.心境障碍 患者以情感高涨或低落,伴有相应的认知和行为改变为主要临床表现。一些心境障碍患者可能出现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但精神病性症状常常与患者的心境状态协调,受情绪状态影响。 分裂情感性障碍与精神分裂症或情感障碍的鉴别关键是对临床症状的认定,以及确认分裂症症状和情感性症状的主次地位。若患者仅在疾病的不同发作中分别显露出精神分裂症及情感性症状,则需根据各次发作的主要典型症状做出精神分裂症或心境障碍的诊断。 在诊断评估中要注意症状在整个病程中的演变,不可只以某一段时间的症状表现为诊断依据,否则容易误诊。有一些患者可在典型的躁狂或抑郁发作之间插入1~2次的分裂情感性发作,只要躁狂或抑郁发作临床相典型,则应维持双相情感性障碍或反复发作性抑郁障碍的诊断。 五、治疗原则与常用药物 该病的治疗原则与精神分裂症和心境障碍一致,应针对主要症状使用抗精神病药物(如利培酮、奥氮平、喹硫平、氨磺必利、帕利哌酮等)、心境稳定剂(如碳酸锂、卡马西平、丙戊酸盐等)或抗抑郁药(如舍曲林、艾司西酞普兰等)。心境稳定剂在该病的治疗中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必要时可选用改良电抽搐治疗。维持治疗应按照精神分裂症的维持治疗原则与方法。 六、疾病管理 分裂情感性障碍患者发病时缺乏自制力,容易伤人和自伤,自杀率较高。一旦疑似患有该疾病,应尽早去精神卫生机构进行专业诊断和及时治疗。指导患者及家属持续随访诊疗,巩固维持用药,以减少复发。注意保护患者安全,防止发生意外。接受长期药物治疗的患者应注意定期检测血常规、肝肾功能、血糖、血脂、甲状腺功能等,必要时进行血药浓度监测,及时给予干预,以避免发生严重不良反应。对于育龄期患者给予生育抚养后代方面的健康指导。

你来说说自己想法吧
情说App
与你相伴成长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