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说App
与你相伴成长
打开APP

看过苏格拉底的一个故事。苏格拉底在弥留之际,对助手说:“

曾艳红
看过苏格拉底的一个故事。苏格拉底在弥留之际,对助手说:“你能帮我找一位优秀的传承者吗?”助手应承下来,此后他四处寻找合适的人选,可苏格拉底都不满意。正当助手十分沮丧时,苏格拉底对他说:“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就是最合适的人呢?”助手听后,羞惭地低下了头。现实中有很多像助手这样的人,总是怀疑和看轻自己,所以错过了很多的机会。 莫言在《蛙》里写道:“人,必须学会自己抬举自己。如果自己都不把自己当成一个东西,那谁还会把你当成一个东西?”生活从来不会对谁网开一面,命运永远是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学会自我抬举,才能扛过世事磨炼,托起自己的人生。

0温暖
0回答
#
相关回答
赵莎莎
你的身体承受了多少家庭创伤?这种创伤是几代人之间的爱恨纠缠 亲爱的,你有没有感觉过,生活中有一股力量让我们走上一条“宿命”之路。 这种“宿命”,就是我们越来越像自己的父母。 比如有的人,嫌弃妈妈太能“忍”了,什么苦衷都自己扛。在小时候,爸做了特别过分的事,妈妈还怪责自己不够好;爸爸太强势,做什么都说一不二,完全不跟家里人商量。所以,如果我们在这样的家庭长大,就会告诉自己,不要像母亲那样懦弱,不要找一个像父亲这样强势的伴侣……然而事实上,长大后的自己反而越像妈妈,总是在亲密关系中退让,宁愿少些争吵,自己来承受一切。 找到的伴侣,恰恰像极了父亲的模样,霸道又倔强。父母在我们身上留下了很多印记,它渐渐深入骨髓,隐秘地影响我们的成长,只是你一直没发觉。有的人小时候考试成绩优秀,特别渴望获得父母的夸奖。可是父母并没有鼓励,反而说别人家的谁谁谁考得更好。在这种打压式教育长大的我们,常常无法适应正常的评价体系——当异性夸大方有魅力的时候,不知道该如何正确反应;当领导夸工作完成出色的时候,不知道该如何表达高兴;当想要赞美别人的时候,总是不知道怎么表达,错过最佳时机;甚至在亲密关系中,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对伴侣的感激和爱意,让对方误以为是不满意; 亲爱的,这不是我们的错,别太责怪自己。不是每个父母都懂得如何正确地爱子女,你可能会发现,妈妈的性格上也会有外婆的影子。因为,我们身上可能遗留了家族几代人之间的爱恨纠缠。 上一代原声家庭没有解决的问题,都留给了孩子。孩子们帮助父母去承受未解决的问题跟负担。”原来,我们性格的背后,都是父母未解决的问题,它也是许多家庭矛盾的根源。 原生家庭中有一种隐藏的动力,控制着家庭成员的关系。称之为“秩序”。正是秩序的混乱,导致了我们无法从家庭创伤中走出来。

张凤琴
先否定了自己,才害怕别人否定 人们先抛弃了自己,才会害怕被拒绝。 人们内心有个深处的声音:我是不值得被肯定的,我是不值得被接受的。才这么害怕这些恐惧真的会发生,才会对现实发生这么反应激烈。 当我去呈现他们的原生家庭的时候,我也会惊人的发现,他们那被否定的童年里有很多创伤。在长大的过程中,常常受到批评、指责、拒绝、否定。 那么习以为常,当100件事都持续受到负面评价的时候,很自然就上升到了“我这个人不好”的层次上。他们即使做好了,也会被权威们找到不好的地方,然后被指出来否定。 权威们即使找不到可以否定的地方,也不会去表扬和肯定,只会很理所当然的就这样。 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就会对否定和拒绝极其敏感,很自然触发他当年辛苦建立的保护机制:我被否定和拒绝,是因为我不好。 这是一种保护。 因为一旦承认“我不好”,我就可以放弃努力了,我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来解释我为什么会被否定和拒绝。而一旦承认“我不好”,在沮丧的时候,心里也会升起一种踏实感。因为这种感觉太熟悉了,太亲切了,太有安全感了。 可是你还是长大了,你还是得看清楚,你和所有人一样,不再是两级分化的好或者不好。你还是得认清这个事实:众生平等,没有好坏。 你可以事情没做好,可以事情被拒绝,但这和你好不好已经没有关系了。 既然事情上的事,你都可以通过你的努力,来把它做好。这其实就是后天重新塑造自信和开朗的过程。 “自信,就是我允许自己被否定;开朗,就是我允许自己被拒绝” 这不代表我不好,我即使被他人这样对待,即使被万人唾弃,我依然看得清这个事实:我可以拿回自己的标准,来欣赏我自己。

你来说说自己想法吧